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16歲,反對包辦,兩次逃婚。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44歲,白手起家,經商有道。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51歲,身價千萬,富甲一方。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53歲,鋃鐺入獄,判決死刑。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61歲,丈夫出軌,女兒自殺。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71歲,重見天日,掃廁謀生。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76歲,東山再起,身價千萬。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人生堪比一部傳奇小說,人稱她“女版褚時健”。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然世人皆知褚時健,鮮有人識吳勝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1933年,吳勝明出生在浙江一處商賈世家。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2歲,母親離開風流成性的父親,改嫁臺灣,她便從此隨祖父母長大。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吳勝明的事跡是真實的嗎?

自幼熟讀四書五經,養尊處優,按當時的禮俗,大家小姐理應循規蹈矩,嫁人生子。

可她偏跟其他女孩不一樣,別人扎堆玩過家家,她就蹲在家里米店藥鋪里,聽長輩們算賬、談生意。

久而久之,吳勝明心里也有一本生意經。

可封建守舊的大家庭里,女孩命不由己。

12歲,家里為她定下一門娃娃親,吳勝明極力抗爭。

她的剛強個性,讓說客都無功而返,只好作罷。

16歲已是亭亭少女,免不了又有人提親,這次家里再也不能容忍她胡鬧。

強行立下婚約,婚期一天近似一天,吳勝明暗生一計。

一天, 她佯裝溫順對祖母說:“婆婆,我上街買點東西?!?/p>

誰也沒想到從未出過遠門的她,竟要逃婚。

出了家門,吳勝明偷偷搭上開往上海的火車,從故鄉飛馳而過。

上海給了她自由,帶來的錢花完,就是另一種困厄了。

吳勝明靠僅有的針線活手藝,在一處富貴人家做保姆,呆了兩年。

收入微薄,地位低下,猶如籠中鳥。

小女兒身,大女人心,吳勝明于心不甘。

這時,遠在西安的軍官叔叔為她帶來一絲命運的轉機。

她不知道一場刻骨銘心的初戀,也將從這里奏響。

18歲的吳勝明,身材嬌小,長相溫婉,與叔叔的山東指揮官于萍一見鐘情。

叔叔看破不點破,他不愿侄女遠嫁北方,便利用職權將于萍調離西安,甚至攔截了兩人的書信。

幾年后,吳勝明輾轉得知于萍要在北京做手術,孤身前去探望。

剛見面,就被叔叔的手下阻撓,強行將她帶離。

疾馳的軍車上,吳勝明以死相逼,“不讓我下去,我就跳車!”

她做出格的事,也不是一回兩回,誰都相信她說到做到。

司機趕緊奉命停車,給了兩人最后道別的機會。

于萍氣喘吁吁追上來,遞上一張字條:

碌碌奔波為人謀,

長江一去無回浪,

但看河水向西流。

這三句話,吳勝明記了一輩子。

30年后,功成名就的吳勝明與平步青云的于萍,竟在一間軟臥車廂相遇。

遺憾的是,兩人都已結婚生子,并未相認。

“你看著面熟,姓什么?”

“姓張?!?/p>

“哪人?”

“浙江?!?/p>

“你要是姓吳,就更好了?!?/p>

吳勝明故意撒謊冠了夫姓,打消于萍疑慮。

而她心如明鏡,這么多年,容貌神態、衣著舉止都會變,唯獨她記憶中這雙眼睛不會。

那年,她的女兒才兩歲,她不可能讓孩子再承受一遍自己曾缺失母愛的痛苦。

到了鄭州,吳勝明要下車了,趁于萍離開車廂,她在桌上留下一張字條:

碌碌奔波為人謀,

長江一去無回浪,

但看河水向西流。

火車開動時,于萍看到字條,趴在窗口對她大喊,竟也無法下車。

如此一別,便是一生。

吳勝明與于萍在北京訣別后,重回上海。

25歲時,認識了小她7歲的張思源,兩人親如姐弟。

7年后,張思源向她求婚,張家家底薄,吳勝明的婚事遭到家族極力反對。

她和張思源私奔到青海,靠著丈夫的修理手藝盤下一家小店鋪,就地安家。

婚后,兩人急于要孩子,可吳勝明習慣性流產了四次,痛不欲生。

醫生判定吳勝明不適應高原氣候,夫妻二人才遷回鄭州。

第五次懷孕,她已是42歲高齡產婦,眼見著小腹一天天隆起,喜憂參半,直到嬰兒落地,夫婦倆懸著的心才放下。

1975年,女兒“艷子”來到世上。

自小缺乏母愛的吳勝明,唯一能想到愛女兒的方式,就是給她最優渥的生活。

賺錢,迫在眉睫。

80年代前后,國內的供銷機制死板,社會上物資匱乏,收音機、尼龍服裝十分走俏。

很多人下海做商貿,賺得缽盆滿溢。

吳勝明瞅準機會,也籌備下海。

先拿出多年積蓄,又貸款1.5萬元,回到故鄉開了第一家公司——愛艷商貿公司。

多年走南闖北的經歷,和自小耳濡目染的從商之道,給了她老練的眼光、過人的膽識。

商貿公司業務飛速擴張,遍布河南、福建、上海等地,賬目流水百萬。

而吳勝明不管生意多忙,出差總要將女兒帶在身邊,才安心。這是她在商場打拼的動力。

一次出差,在酒店午睡,醒來后看見女兒滿手是血。乖乖坐著,等她醒來。

“為什么不叫醒我呢?”

“媽媽太累了,我想讓媽媽多睡一會兒?!?/p>

女兒是她最貼己的小棉襖,而和諧的三口之家早已暗生危機。

婆婆暗示她:兒子張思源與家里保姆有染。

吳勝明為了顧家,回鄭州開了第二家公司,又辭退了保姆。

防不勝防,張思源拿著她辛苦賺來的錢,在外租了房子繼續包養保姆。

吳勝明一心想給女兒完整的家,便加倍對女兒好。

艷子10歲生日時,央求她:“能不能請老師、同學都來吃飯呀?”

吳勝明爽快地答應,誰料那天女兒竟招呼全校師生都來了,一共500多人。

當天,為了不食言,她只好包下整座國際飯店,設宴30桌。

席間,女兒又懇求她幫助沒用新衣服的貧困同學。

于是,粗粗統計完,現場竟有三四百人都需要新衣服,吳勝明忍痛一人發了20元置衣費。

在當時,20塊錢足以買一套全新的衣褲。

那天,一場生日宴,揮霍了20多萬。

那年是1985年,她的身價過2000萬。

生活極盡奢華,揮金如土。

國內買不到的香水、包包,就乘國際航班到法國專柜購買。

財富的增加,逐漸變成賬戶后面數不清的0,人心漸漸麻痹。

吳勝明也淪為瘋狂斂財的機器,不知不覺間越過法律的雷池。

她得到販賣48輛高級轎車的機會;同期,來自臺灣一批造價不菲的高檔布料,也落入她手中。

兩件大事還未來得及實施,就經人舉報,吳勝明的公司遭到徹查。

這場轟動一時的經濟大案,將她手下的三個公司和家中全部財產盡數充公。

走私罪、合同詐騙罪數罪并罰,吳勝明被判死刑。

宣判后,她緩緩走入女監舍,很平靜。

據說,很多男犯人在聽到死刑后,多半都渾身癱軟,得由人拖著回去。

后來上訴,才改判無期。

無論判罰結果如何,她都認罪,唯獨擔心女兒難以接受。

入獄后一年多,她都讓丈夫張思源騙艷子。

“你媽去外地談生意,一時半會回不來?!?/p>

一次酒后,張思源還是說出了真相。

首次探監時,10歲的艷子哭得撕心裂肺。

“媽,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回家???”

“五年之后,就能出去了?!?/p>

艷子信以為真,回去后,每周都給吳勝明寫信。

漸漸地,艷子信里不再提及父親,吳勝明在監獄甚至收到了一紙離婚申請。

彼時前夫張思源和保姆情人私奔,豪擲二十萬,在保姆老家蓋了新房,還幫她哥哥娶了親。

而親女兒艷子則被送往鄉下伯父家,寄人籬下。

沒有路費,看母親的次數越來越少,信仍舊按期發出。

女兒是吳勝明減刑的動力,別人在囚房里哭天搶地,打牌閑聊,她就整日捧著書苦讀,有時也寫寫文章。

每月各項評比中,吳勝明都榜上有名。

她和女兒,一個在外,一個在墻內,都奔著團聚生活。

然而五年到了,吳勝明并未如約出來,只得又告訴女兒“再等我五年”。

其實那時她已經多次減刑,總刑期改為18年了,可如此,時間也太久太久了。

一次,伯父和艷子吵架,一氣之下說出實情:“你媽是無期,永遠不會回來?!?/p>

這句話讓艷子潰不成軍。

她給父親張思源打電話,想讓他來接自己同住,父親拒絕了。

那天,是艷子16歲生日。她服下一瓶農藥,含恨自殺。

生前,她囑托朋友一定要往監獄寫信,鼓勵母親減刑。

艷子走后,吳勝明一眼就認出信上不是女兒的字跡。

信中解釋,艷子出車禍,導致右臂必須截肢,往后寫信只能由他人代寫。

打消了疑慮,吳勝明為女兒生活起居,日夜懸心。

此后兩年,信件都如約而至。

直到艷子18歲生日那天,獄警將吳勝明叫進辦公室,緩慢地說出實情。

“不可能,艷子在上封信里還鼓勵我爭取減刑的?!?/p>

吳勝明癱軟在地,往后的日子,黯然無光,她一心求死。

流產四次,42歲高齡才生下艷子。

如今61歲,女兒自殺,丈夫出軌,家產散盡,人生于她,了無生趣。

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吳勝明企圖用從縫紉機上偷拆的零件,割腕自殺。

冥冥中的巧合,當晚獄警特意從家里趕來,要跟她談話。

“你女兒希望你幫助更多的老人,你不能死,你要帶著女兒的期望活下去?!?/p>

一席話,讓她醍醐灌頂。

此后每次得到表揚,她都會寫一篇文章紀念女兒。

出獄時,累計寫了6萬多字,在監獄刊物多次發表,感化了很多犯人。

此外,她又以這段經歷為原型,寫了一本小說《囚路》。

后來編劇黃允偶然讀完,極力推薦,并將它搬到熒屏,成了電視劇《罪犯與女兒》。

2003年,從高墻走出,整70歲。

因表現良好,從無期徒刑先后9次減刑,坐牢18年。

出獄后,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為了先解決生活起居,街道辦幫她安排一份打掃廁所的保潔工作。

別人上次廁所,要交一毛錢。有人會交,有人無視她,她也不敢言語。

經常有人出來,卻沒有沖廁。

“先生你沒有沖?!?/p>

“要你干什么,你不是打掃廁所的嗎?!?/p>

她安慰自己:我現在不是千萬富婆,我現在是個打掃廁所的女工。

每月400元工資,住在18平米的小屋里,5點早起掃廁所。

她打掃廁所,完全按照高級賓館的規格。

自己省吃儉用,在廁所內添置花草;為了聞起來清潔,特意噴灑了花露水。

2004年,該廁所是街道最整潔的一間,吳勝明也當選優秀清潔員。

這位昔日傳奇女富商的故事經人報道,一時間,吳勝明成了半個名人。

某天,一位陌生男子打電話給她,邀請吳勝明一起做生意。

“我和你一樣想建養老院,但我不會做生意?!?/p>

吳勝明過于心急地想落成女兒建養老院的遺愿,腦袋一熱,就湊了30多萬,與張京強趕赴陜西建葡萄園。

2006年,張景強攜款90多萬,以外出買葡萄苗為由,跑路了。

這筆錢,除了吳勝明的,還有張景強打著吳勝明旗號四處斂財得來的,一并卷跑了。

自會走路就在生意上浸淫多年的吳勝明,素以為見多識廣,頭一回栽了跟頭。

那時,很多人都質疑她是老騙子,她也不氣餒。

“我的人生既不幸又幸運,這么多好心人的支持,我怎能放棄?我絕對不能倒下去,我得給所有人一個交代?!?/p>

吳勝明咬牙扛起葡萄園事務,170多畝地,孕育著她全部的希望。

“20多年前我都賺過上千萬,現在一樣能!”

她緊跟政策,打造生態農業,將葡萄園做成集旅游、觀光于一體的多功能果園。

置之死地而后生,73歲的吳勝明在出獄后第一次創業失敗后,迎來第二次機會。

努力爭取到一筆扶持婦女創業的資金,讓她能在果園建立養雞場。

事業逐漸步入正軌,5年后,果園、養雞場、連鎖餐吧紅紅火火,她再次做回千萬女富商。

一天夜里,夢到艷子,還是兒時的模樣,孤零零站在一片白霜上。

“她在流鼻血,我給她擦,她卻跑掉了?!?/p>

吳勝明醒來,明白這是女兒在提醒她,“別忘建敬老院”。

2010年,吳勝明進行初嘗試,在果園里創辦了免費敬老院。

這項過于倉促又毫無經驗的新項目,盡管嘔心瀝血,卻還是倒閉了。

于是,她調整計劃,循序漸進。

撇下果園事務,她跑到西安一家只有80多位老人的小型養老院,主動應聘院長。

在這里,吳院長帶領老人們參與文藝節目排練,陪他們聊天、散步。

哪怕每天要工作到深夜12點,也決不中斷這兩件事。

除了關照老人,敬老院里小到一個插座、一位護工的價格,她都了如指掌。

精打細算下,從前養老院一年虧損50萬,如今年年能盈利70萬元。

世事難料,2016年,前夫張思源找吳勝明復婚。

面對婚后背叛她、冷漠對待親生女兒的前夫,她一度恨過。

最后,還是大度地將孤苦伶仃的張思源,收留在敬老院。

“人生本來苦難多,再多一次又如何!”

吳勝明如今把公益當作新的創業,每天忙得團團轉。

已到耄耋之年,看起來也就50多歲。

修身的職業套裝,配上同色絲巾,兩顆珍珠耳環,搭配很精致。

“我四季都帶妝,穿高跟鞋,就算在牢房,也一直保持整潔優雅?!?/p>

幾年前,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告知她細胞年齡只有51歲,骨骼年齡不到40歲。

“人應該為自己的夢想而奮斗,即使我失敗了,將來在天堂見到女兒,我也可以說,我努力過?!?/p>

“死意味著永遠離開,意味著你本來正在做、應該做的事,以后再也沒辦法做?!?/p>

后一句話是褚時健說的。

這兩位一南一北,看似毫無交集的企業家,多舛的命運何其相似。

他們年輕時和既定的命運交鋒,晚年又不懼風雨,一次次與死亡鏖戰。

之所以傳奇,歸結下來只有一句話:別輕易向命運低頭,做叛逆的少數人。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

條留言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