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右胸脯乳處旋下一塊銅錢般大小的肉,開始凌遲第一刀;第二刀是左胸脯乳處,如法炮制,接二連三的肉塊從一個健壯的人體上紛紛脫落,直到第五十刀,剛好把胸肌旋盡,可見肋骨薄膜覆蓋下的心臟突突跳動。第五十一刀,襠中之物;其次是腹肌、臂部,最后是耳、鼻、舌,直到第五百刀刺向心臟,一場血腥酷刑才正式結束。而凌遲之刑分為三等,最多的可割三千三百五十七刀,為第一等;第二等要割二千八百九十六刀;第三等要割一千五百八十五刀。到了清朝,五百刀便是最高之數。一刀一刀將人割死,讓受刑者受盡痛苦之后再死真是殘酷至極。 如果犯人家屬愿下重賂的,則第一刀也可以先刺心臟,死得干凈利索?!玖柽t】凌遲也稱陵遲,即民間所說的“千刀萬剮”。凌遲刑最早出現在五代時期,正式定為刑名是在遼,此后,金、元、明、清都規定為法定刑,是最殘忍的一種死刑。共需要用3357刀,并且要在最后一刀,也就是第3357刀,要將罪犯刺死,才能凌遲成功。

明朝被凌遲了3600刀的鄭鄤,為什么說他被一群豬隊友給坑了?

明朝崇禎年間一共發生兩起凌遲冤案,一起是袁崇煥案,另一起就是鄭鄤案。這個簡單的,帶有玩笑性質的普通案件,在敵方的陷害下,豬隊友的神補刀下,最終以凌遲酷刑結束。這個由玩笑引發的血案始末由來,今天白羽就跟大家聊一聊。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一、鄭鄤案的起因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明朝的常州有一個書香門第的縉紳世家,就是鄭鄤的老家。老爺子鄭振先早年中過進士,為人謙和,文質彬彬,街坊四鄰都夸他是謙謙君子,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鄭先生的老婆吳安人是個街知巷聞的悍婦。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在當時的社會環境和司法制度下,納妾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如果發生王夫人攔著賈政不讓去寵幸趙姨娘;王若弗攔著盛宏不讓去見林噙霜;建寧公主攔著韋小寶不讓去見阿珂;那就是老婆就是悍婦的代名詞了。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鄭振先的朋友圈中計六奇曾經發微博說:“鄭鄤之母虐于婢,尤虐于垂髫之婢”。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黃宗羲好友也曾經發朋友圈說:“儀部眷一妾,其夫人不能容”。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在鄭振先的朋友們看來,鄭鄤之母的兇狠程度不亞于常嬤嬤、康姨母??上о嵎蛉藚前踩顺錾斫弦伺d吳氏家族,也是門第顯赫的科舉望族,親哥哥可是當朝大學士吳宗達。生在富貴人家,有點小姐脾氣也實屬正常。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鄭振先拿老婆沒法辦,于是找兒子鄭鄤商量該如何處理這種事。鄭鄤19歲中舉,29歲中進士,年紀輕輕就入翰林院當上了庶吉士,登朝拜相指日可待,絕對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讓兒子出主意整治他媽,還不是“老太太擤鼻涕,手拿把掐”。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鄭鄤的主意很簡單,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那就請神仙來幫忙好了。于是,父子倆一通裝神弄鬼,玩了一招“請箕仙”的把戲?!盎伞备肮P仙”的玩法差不多,都是糊弄人的魔術,人為操作性很強。但是自幼篤信佛教的吳安人卻怕了,跪求“箕仙”饒命,還很虔誠地要求在“箕仙”面前接受杖刑。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于是,鄭振先就讓備受虐待的妾來執行“杖責”??粗綍r不可一世的老娘挨了幾棍子,發出了殺豬般的嚎叫,惡作劇的始作俑者鄭鄤發出了杠鈴般的笑聲。這一笑不打緊,挨了打的吳安人立馬知道自己上當了,表情跟生吞了十斤臭豆腐差不多。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吳安人自幼嬌生慣養,在家里一直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存在,哪里忍得下這般戲弄,差點拿把尖刀給他們來個“庖丁解人”。于是吳安人立馬跑到當地官府報案,狀告兒子“不孝杖母”。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鬧到了派出所,鄭老爺子哭笑不得,只能加倍賠小心,把這件事糊弄過去就完事了。估計老爺子自己都料想不到,這件小事后來居然鬧到兒子被千刀萬剮的地步。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凌遲第一刀先割哪?順序是什么?

二、鄭鄤案爆發

時間來到了崇禎年間,新皇登基,臭名昭著的魏忠賢自盡。一批曾經被閹黨迫害東林黨終于熬到了出頭的日子,被罷免回家一年的鄭鄤也迎來了官復原職的圣旨。

鄭鄤在天啟二年中進士,在閹黨橫行的時候,他為楊漣、左光斗寫的《黃靈歌》與《六君子》傳,已經上了閹黨的黑名單《東林點將錄》。閹黨中有宋江的鐵桿粉絲,鄭鄤排到了第74把交椅,諢號“地異星白面郎君翰林院庶吉士鄭鄤”。(等同于水滸中的鄭天壽)鄭鄤因為彈劾魏忠賢被貶謫,削籍回家。

還沒有等到鄭鄤走馬上任開啟官場新生的道路,老爺子鄭振先去世,按制度丁憂三年。崇禎四年鄭鄤剛要起復,母親吳安人去世,再次丁憂三年。

三年之后又三年,等到鄭鄤安排好一切進京候補的時候,朝中的政治格局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此時正值首輔溫體仁當政,剛剛把鄭鄤的好友內閣輔臣文孟震趕出內閣。

按照規矩,候補官員鄭鄤要到首輔溫體仁那里去“拜碼頭”。心高氣傲的鄭鄤對上這位進入《明史奸臣傳》的人,當然沒什么好話。

溫體仁問:“南方清議如何?”

鄭鄤答道:“人云國家需才而廟堂未見用才”

溫體仁說:“非不用才,天下無才可用”

鄭鄤答道:“用才則才出,不用人則才伏”然后用蕭何推薦韓信,宗澤推薦岳飛的典故,從里到外把溫體仁貶損了一通。

一見面就被啪啪打臉的惱羞成怒的溫體仁立即指使手下人去找鄭鄤的黑材料,于是吳安人的哥哥吳宗達立刻把鄭鄤曾經進過派出所的黑材料遞了上去。溫體仁如獲至寶,立刻以“不孝”的罪名,將鄭鄤打入囚牢。明史記載:“帝震怒,下鄤獄”。

溫體仁出錢,吳宗達出力,兩人很快就又炮制出鄭鄤兄妹亂搞與霸占兒媳的罪名。坊間有傳言,兒媳不堪受辱,自殺身亡。

鄭鄤最初交由刑部審理,溫體仁知道那里是東林黨的勢力范圍,刑部的意見是:“請敕案行查”,溫體仁票擬不許?!澳苏埲ㄋ緯?,麗戍邊,又票不許”??梢?,溫體仁就是想置鄭鄤于死地。

蹊蹺的是,溫體仁在崇禎十一年離開內閣,七月去世。鄭鄤是崇禎十二年八月被執行剮刑,期間又經錦衣衛復審,東廠提督曹化淳主持會審,最后由刑部定案,最后怎么會得出這么一個結果呢?

三、豬隊友們越幫越忙此時的大明王朝已經到了風雨飄搖茍延殘喘的最后時刻。首要問題應該是解決風起云涌的西北農民起義,或者應對滿清侵襲寇邊,沒想到東林黨被閹黨迫害多年,開始了整治打擊宿敵,內部的大亂斗也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因為案件查無實據,當事人都已經死無對證了,鄭鄤被關在錦衣衛的詔獄中,每天為指揮使吳孟明的兩個兒子講課,小日子還是過的很滋潤。

如果不是豬隊友們的幫忙和添亂,搞不好鄭鄤還能看見李自成打進京城的時刻。要是再猥瑣發育幾天,還能跟吳三桂把酒言歡,共賞陳圓圓也說不定。結果,來自豬隊友們一次又一次地神補刀,終于把鄭鄤送上刑場。如果鄭鄤知道豬隊友這么干,肯定要給他們每人灌上十斤潔廁靈洗洗腦子。

崇禎九年,劉宗周上《痛憤時艱疏》,里面雖然沒有提到鄭鄤的名字,卻用他的事情指桑罵槐把崇禎羞辱一通。結果,帝甚怒,諭閣臣擬嚴旨再四。

劉宗周看崇禎皇帝沒什么反應,再次上疏直接公開為鄭鄤辯護,并在奏疏中寫到:“不能容一狂直詞臣,數其重獄,自此中外頗以言為諱,積成睽貳之端,甚非盛世之?!??;实蹖⒆嗍枇糁胁话l,肚子里已經憋了一肚子火氣。

劉宗周的奏疏石沉大海,隊友黃道周又出來冒泡了。黃道周書生氣十足,不僅指責朝政,還毫無根據地指責崇禎倚為柱石的首輔楊嗣昌?;实鄹鷼饬?。

崇禎十年恰逢大旱,黃道周上疏說有天災就說明有弊政,而鄭鄤已經被關押好幾年了。這封奏疏洋洋灑灑把鄭鄤夸成一朵花,順便把皇帝貶成渣并語重心長的告誡皇帝“挽之在上,不可不早也”。俗話說,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況是脾氣火爆的崇禎。對于這份奏疏,崇禎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他壓了壓火,再忍了。

更麻煩的是,鄭家人也不遺余力地重金賄賂皇后,請為說項。結果,周皇后剛提到“常州鄭鄤”,立即遭到崇禎斥責,周皇后,“懼而止”。事情弄到這個地步,按理說隊友們應該冷靜一下了。

沒想到,錦衣衛指揮使吳孟明看不下去了。鄭鄤為他兩個兒子長期免費當家教,金牌輔導員直接把兩個孩子都培養成了進士。吳孟明此時因為袒護鄭鄤被罷官免職,直接慫恿東林黨“劫獄”。如果這種事發生在電視劇中,九成九能成功,而且事后無人追究。如果發生在現實中,那就成了他的“催命符”。

皇帝暴跳如雷,在多年的積累的怨氣加成下,專門舉行了最后一次會審,并且指定由東廠的曹化淳廠長親自坐鎮。于是,鄭鄤的判決從一開始的徒,加成了流,從流加成了斬;最后的會審中皇帝法外加恩,從斬加成到凌遲。層層加碼之下,一個玩笑最終變成了一場慘劇。據史料記載,劉瑾被割了3357刀,袁崇煥最終被割了3546刀,而鄭鄤被割了整整3600刀。

白羽點評:鄭鄤案只是明末的黨爭的一個縮影,從中不難看出明代讀書人在某些問題上的較真、認死理,缺乏“深識遠慮”的政治眼光和顧全大局的政治品德。一個普通的事件在在充滿道德潔癖的社會風氣下,在有心人操持的政治環境中不斷發酵、升級,最終走上極端。明朝的政治暴虐,不但培養出了讀書人迎難而上的堅忍,也培養了他們極端的道德主義。這種畸形政治下的病態激情,最終將整個王朝拖入永不見底的深淵。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

條留言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