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五問安陽“狗咬人”事件,小事為何被拖大? (犬只主人赴受傷老人家中道歉)

來源:新華社客戶端

新華社鄭州11月20日電(記者馮大鵬 楊靜)歷經兩個月等待,11月19日晚,安陽“狗咬人”事件終于迎來和解,犬只主人赴受傷老人家中道歉。

社區牽狗遛彎,狗突然傷人,本是一起簡單的民事糾紛,為何發酵為全網關注的輿情熱點?新華社記者赴河南安陽展開實地調查,發現多個部門層層失守,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未落實到位,導致小事拖大。

一問:承認狗咬人有多難?

物業提供的小區監控視頻顯示,狹窄的小區道路上,兩條黑色高大的貴賓犬撲到老人身上,老人倉皇之中掙脫。受傷老人耿女士家屬提供的照片顯示,老人背部被抓傷,腰部有被咬痕跡。

耿女士兒媳王芳表示,明明被咬傷,監控都拍到了,犬只主人還不承認,反稱老人是摔傷,直到社會廣泛關注后才被迫承認,行為太惡劣。

記者在安陽市錦華苑社區見到了受傷老人,她已打過多針疫苗,身體仍有些虛弱,需要家人陪伴。

二問:真的是心理輔導犬嗎?

記者采訪了解到,事件中的兩只狗均為黑色貴賓犬,肩高64厘米,一只登記在事發時牽狗的李小迎名下,另一只登記在其女兒王某叢名下。

安陽市城市管理局專項治理辦公室負責人郭雙軍表示,雖然兩只貴賓犬屬于大型犬,但當事人自述該犬用于心理輔導,屬于特種工作犬,可以給辦理證件。“犬證登記辦理時,犬只主人按要求提供了身份證、犬只免疫證、中國工作犬管理協會頒發的《犬注冊登記證》,并填寫了文明養犬承諾書。”

耿女士的家人表示,王某叢是否需要心理輔導,這兩只大型犬究竟是不是心理輔導犬、能不能辦狗證,期待官方深入調查給出準確結論。

三問:公職人員為何面對事實還耍賴?

據悉,9月20日13時,狗傷人事件發生后,李小迎從家中取來碘酒等藥品為耿女士擦拭,并電話通知丈夫王新剛開車帶耿女士去防疫站打針。王新剛趕到現場后,與耿女士家人溝通未果,雙方產生了言語沖突。隨后,耿女士及家人自行去打了疫苗。

王芳表示,王新剛作為公職人員,面對鐵一般的事實,拒不承認、拒絕道歉、無視民警調查等種種行為,令她和家人感到失望。

據調查,王新剛系安陽市市場監管綜合行政執法支隊正科級食品藥品稽查專員。事發后,支隊領導多次找王新剛本人談話,對其進行批評教育,要求其及時化解糾紛。

四問:小事為何越拖越大?

受傷后,耿女士的家人采取了一系列維權措施,撥打了110報警電話,到過小區所在的中華路鑫泰社區居民委員會、城市養犬的主責部門城市管理局、安陽市公安部門、安陽市市場監管綜合行政執法支隊、安陽市信訪局、安陽市紀委監委,并向河南電視臺相關欄目求助。為了合法維權,耿女士家人還聘請了律師。

王芳告訴記者,事發后公安部門稱狗咬人屬于民事糾紛,犬只主人沒有驅使狗故意傷人,讓去找城市管理局;城市管理局則先稱大型犬不屬于城管負責、也不會辦證,后期卻又拿出了狗證。

在兩個月的時間內,耿女士家人及河南電視臺相關欄目記者反復奔走在多個部門之間。王芳說:“安陽市一些部門不作為,推諉扯皮,把我們推來推去,這次真切地感受到了討個說法有多難。”

據了解,安陽市城管部門曾建議耿女士家人走法律程序,去法院起訴。北京康達(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李紀瑤表示,當前國家正在推行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去法院起訴會浪費司法資源,地方相關部門應該切實擔起矛盾化解責任。

五問:社會治理能多些主動作為嗎?

這起事件在網上引起廣泛關注,新華社記者在實地采訪過程中也頗感無奈,不僅遭遇了推諉,有的部門還不接受采訪,有的部門稱等一等再說,有的部門則跟記者打起“太極拳”、上演“躲貓貓”。

輿情洶涌之下,安陽市市場監管局黨組研究決定,從11月19日起,對王新剛予以停職,配合組織核查。11月19日晚,王新剛來到耿女士家中賠禮道歉,并表示今后不再在小區內養狗。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

條留言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