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冉光輝 是“山城棒棒軍”中的一個典型代表)

2010年

一張攝于重慶朝天門的照片火遍全國

光膀子的男人一手扛著沉重的貨物

一手牽著年幼的兒子

照片中的男人名叫冉光輝

是“山城棒棒軍”中的一個典型代表

現在他要轉型

開始做一名外賣員

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

2010年的冉光輝父子,這張照片打動了無數人。許康平 攝

從農村到城里

“只為家里人能過得好”

上世紀80年代,年輕的冉光輝從老家農村來城里打工,當起了“棒棒”。

有時挑著、有時扛著,冉光輝每天搬起兩三百斤的貨物,往返陡峭坡道或是長約幾百步的梯坎無數次,每天走上三四萬步。

一根扁擔、一把力氣,有拼勁、人勤快,冉光輝成了批發市場里的“紅人”,很多攤位商戶都喜歡找他幫忙送貨。

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

后來,冉光輝買了一輛木板車,一次能運四五百斤貨,但也需靠他人力拉。特別是下坡更為驚險,他需要用手、腰部和腳牢牢頂住木板車,控制好方向和速度,然后快速沖下坡道,將貨物安全送達。

再后來,冉光輝花4600元買了一輛電動板車,一次能運1000多斤的貨物,也不再需要靠他身體當人型剎車,只需到攤點上下貨。“車,貴是貴點,但輕松得多。”冉光輝笑著說。

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

冉光輝正在搬貨。陳卓 攝

除了春節前后的半個月,冉光輝一年到頭風雨無阻,早上5、6點便起床,隨叫隨到。一擔接一擔,一車接一車,不辭辛勞。但他從不叫苦,他說:“只為了家里人能過得好些……”

從租房到買房

“住自己的房子,安心!”

冉光輝獨自一人從農村來城里打工時,和十幾個人一起,擠在一間大通鋪里。

2009年,冉光輝將妻小從老家接到了城里。“我一個人沒得啥子,娃兒老婆都來了,還是要租個房子。”冉光輝口中租的房子,只有8平方米,一家人搭起上下鋪,挨挨擠擠地住下。

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

2015年,冉光輝和不少“棒棒”租住的棚戶區,如今已經拆掉了。

后來,他們換租了20平方米的房子,雖比之前大了些,但孩子也只能在灶臺旁支個小桌,借著廚房的燈光做作業。

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

孩子漸漸長大,租的房子也面臨拆遷……“搬來搬去,我自己吃苦無所謂,但見不得娃吃苦。”冉光輝和妻子商量,決定咬咬牙:“買房!”

對冉光輝而言,買房并不容易。房子不能太小,不能離工作地點太遠,還不能太貴。奔波數月,冉光輝終于在解放碑附近找到一套二手房,兩口子拿出多年積蓄,再借了些錢,終于湊齊20萬元首付。

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

房子雖是樓梯房,如今一家人也住得溫馨。“走到哪里了?還有好久回來喲?”——“要攏了,要攏了……”

“晚飯煮好了,老婆催我回去吃飯了。”掛下電話,冉光輝笑著說:“現在這個房子,雖然貸款還沒還完,但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安心!”

從“棒棒”到外賣員

“尋找讓家里生活更好的新方式”

“過了雙十一,就是淡季了,得多找點門路……”當了十多年“棒棒”的冉光輝直言,每年這段時間業務不好,現在受網絡沖擊,出來買東西的人少了。

在和朋友的閑聊中,冉光輝得知,外賣員收入不錯,除了“騎手”,還有一種崗位叫做“步兵”。不用騎摩托車,爬坡上坎、步行送貨,和當“棒棒”很像,只是需要通過手機接單。

冉光輝想去接觸新事物,尋找讓家里生活更好的新方式。孩子幫他在手機上申請成為“步兵”外賣員,平臺還派了95后小伙何華云給他當“師傅”,講解如何接單、送單。

從山城“棒棒”到外賣“步兵”!扛起生活的他有了新期待

冉光輝送貨中。龔浩月 攝

這幾天閑余時間,冉光輝開始兼職送外賣,他接的第一個單子是將兩箱礦泉水和幾包日用百貨,從朝天門送到白象居。1.1公里的距離對他來說不是問題,從超市取了單,二十斤左右的商品,冉光輝將它們套在扁擔上,挑起來就走。不用看導航,十多分鐘后,他就將商品交到了買家手里。

56歲的冉光輝有了新職業,他期待未來能靠自己的雙手為家人換一套更好的房子,期待兒子能考上一所好大學,期待一家人的生活越來越好……

冉光輝的努力和期待

其實是很多平凡中國人的縮影

正是千千萬萬個小家的共同努力

讓我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越過越幸福!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

條留言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