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元首會晤原因曝光!(拜登徹底急了? )

中美兩國元首即將舉行線上峰會,拜登能夠如愿以償嗎?

11月9號,美國白宮新聞發言商皮耶在記者招待會上宣布:中美兩國元首即將舉行線上峰會,目前線上峰會的籌備工作雙方已經達成了原則性的協議和共識,目前兩個國家的對接小組正在進行具體的工作籌備。

想打臺灣牌逼中國談判?拜登焦急等待中美首腦會談,挑釁動作不斷

 

最近一段時間,中美關系出現了很大的波折。先是11月9號,美國國會議員搭乘軍機又一次竄訪臺灣;在此之前,美國的海軍部長托羅甚至在阿斯彭的安全論壇會議上明確說:“美國不會接受中國對于臺灣主權的恢復,因為這會影響到美國的全球經濟和政治秩序和安全。”現在美國突然又說:非常迫切的希望與中國的最高領導人舉行線上視頻峰會。那么我們就要問,為什么拜登政府態度有如此大的轉變?拜登政府為什么又如此急迫的想與中國領導人進行會面?

首先,拜登政府為什么會如此急迫的要與中國最高領導人見面?我們得明確第一個問題,就是拜登從1月20號上任以來到今天,已經將近十個月了,也就是說在這十個月的時間里面,可以說是冷戰結束以后,中美兩國元首見面的歷史被拜登打破了。因為十個月的時間,美國總統仍然沒有跟中國領導人見面,這是非常罕見的現象。拜登政府其實在1月20號剛剛上臺以后,仍有兩個心存僥幸的想法。第一,想繼續延續特朗普時期對華的遏制政策,所以拜登高高在上,不屑與中國進行交往。從1月20號拜登上臺一直到7月26號的中美天津會談,雖然經過安克雷奇楊潔篪主任的訓斥,但美國政府對華態度仍然保持著咄咄逼人的態勢,“美國優先”、“美國實力原則”被運用得淋漓盡致。拜登企圖以勢壓人,逼迫中國作出讓步,所以他不著急與中國的領導人見面,他以為中國會有求于美國。但現實與拜登政府的想法恰恰相反,是美國有求于中國。這就是拜登為什么現在急切想與中國領導人見面的第二個原因。因為拜登政府也沒有料想到在七月份以后,美國國債危機硬生生地逼著美國國內,尤其是拜登政府內部的閣員們,紛紛向拜登總統施加壓力,必須得跟中國領導人見面,否則的話,美國的債務上限危機如何解決?美元濫發的危機如何解除?正是因為在這種危機之下,才有了美國白宮貿易代表戴琪、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之間的通話,才有了中美兩國元首的電話通話。美國國內現在的通脹危機和供應鏈危機,逼迫拜登總統必須要跟中國領導人見面來親自談一談兩個國家的分歧、兩個國家所面臨的共同問題。其實歸根結底是想解決拜登自身所面臨的國內危機問題。因為從最近的民調結果顯示,拜登總統的民意支持率已經下降到了百分之四十幾,大多數的美國人認為拜登已經不適合在總統的這個位置上干下去了。拜登現在面臨的國內危機,離開了中國沒有辦法單獨解決,所以他希望與中國領導人能夠商量一下,能不能給美國托一個底。

想打臺灣牌逼中國談判?拜登焦急等待中美首腦會談,挑釁動作不斷

 

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從全球大戰略的角度來講,拜登在上任十個月以來,在對華關系上,通過與中國的交手,他發現了一個問題:僅憑特朗普時期那種用蠻力的方式企圖打壓中國的方法,根本不奏效,只會讓中國人更加的團結,只會讓中國人更加的勵精圖治。所以他認為還是要轉變一種思路。用拜登在11月9號之前總結的對華戰略,就是“合作、競爭、對抗”,到了11月7號,拜登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又進一步的提出了兩個字“共存”。也就是說拜登通過全球戰略,尤其是與俄羅斯的關系,與其他的集團和勢力之間關系的縱橫捭闔,拜登突然發現,一味的打壓中國只能適得其反,所以現在拜登政府對華的政策可以總結為八個字:“競爭、合作、對抗、共存”。無論這八個字如何解釋,總體來說可以歸納為拜登政府對華的遏制戰略,或者叫“新接觸戰略”。既然要接觸,那必須得跟中國的領導人見面。所以拜登很急切,在10月30號到10月31號舉行的羅馬G20峰會上,拜登怏怏而歸;在11月1號到11月2號的格拉斯哥氣候峰會上,拜登又忍不住發牢騷:“中俄兩國元首沒有參加這兩次重要的全球性峰會,是一個巨大的失誤。”由此可見,拜登想見中國領導人的心情是非常迫切的。這種迫切主要是兩個因素,一是國內的因素,二是中國自身的強大,迫使拜登必須改變對華戰略。

想打臺灣牌逼中國談判?拜登焦急等待中美首腦會談,挑釁動作不斷

 

這一次即將舉行的中美視頻峰會,到底要解決什么問題?7月26號,中方給當時的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所提出了兩份清單。這兩份清單當中,目前關于孟晚舟的問題,算是美國解決得比較好的,把這一個橫亙在中、美、加三國關系當中的刺給拔掉了。至于后續其他的我們暫且不論,但是至少說明中國人出了一道考試題,美國人在這道答卷上我們能夠給他打個80分。但是就中國所提出的兩份清單當中的其他的問題,美國并沒有給出積極的反應,比方說解除中國共產黨員及其家屬到美國游學、居住、旅行、學習的禁令,美國到現在仍然沒有反應。對于中國的留學生的限制禁令,美國現在是愈演愈烈。關于取消特朗普時期施加給中國商品的關稅,美國人現在是遮遮掩掩、欲拒還迎,還不肯拉下臉面完全廢除關稅。所以這一系列的舉措也告訴我們,即使這一次的中美會談能夠舉行,但其實談判的內容早就已經告訴給美國人了,現在就看美國人對這兩份清單上的問題,如何交出滿意的答卷?否則的話即使舉行視頻峰會,也是走個過場而已。

想打臺灣牌逼中國談判?拜登焦急等待中美首腦會談,挑釁動作不斷

 

而對于美方來說,近期最迫切需要解決的是通脹危機和供應鏈危機;中期要解決的是能夠通過中國的接盤或中國的合作,提振美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信心和經濟發展指數,以此來增加拜登執政的信心和民意基礎;從遠期的目標來看,拜登目前還沒有想好,他想與中國領導人舉行視頻峰會,除了解決近期所面臨的棘手問題,以及自身的執政支持率下跌的問題之外,他到底想對華保持什么樣的態度,拜登沒有想清楚。因為無論是前面所提的合作、競爭、對抗、共存,美國人骨子里面還是堅持要在美國的全球政治經濟體系之下,進行共存和競爭,所以這一點是根本立場上的分歧。拜登估計也很清楚,這一次的峰會不過就是解決現在面臨的實際問題而已,其他的咱們先別談。這是我們對中美峰會可能會商談的內容的判斷。

中國對待中美高峰會談實際上持著比較謹慎的態度。既然大家談不攏,又何必去浪費時間?這是我們的態度。從中國現在與美國打交道的經驗當中,以及中國與美國交往的未來趨勢來看,中美之間現在最核心的問題就是臺灣問題。美國總是在臺灣問題上挑釁中國,甚至揚言美國所堅持的“一個中國”原則與中國大陸所堅持的“一個中國”原則不是一回事,這就是明晃晃的拿著臺灣問題拿捏中國,如果美國再在臺灣問題上繼續玩火下去,中美之間也沒有什么好談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對于這一次被美國媒體炒作得沸沸揚揚的中美首腦即將舉行視頻峰會的這件事,中國沉默對之。換句話說,中美首腦會晤主動權在我,關鍵是美國能不能按照我給你提交的兩份清單老老實實的做題?做得好,我們可以談,做得不好,那還是免談。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

條留言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