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路走到底的“坡子街王家衛”B輪融資估值或超過100億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2021-08-26 10:48·品玩
8月15日,文和友小龍蝦有限公司落地了B輪融資,估值或超過100億。據了解,本輪融資由IDG資本領投,其他投資方為紅杉中國、華平投資、碧桂園創投、GIC、易凱基金等。

早前6月份曾有媒體曝光文和友已經完成了B\C輪的融資,估值超過100億人民幣。但隨即遭到了文和友的官方辟謠,“B輪都還沒搞完,哪來的C輪”。

在消費品賽道火熱的當下,文和友完成次輪融資算是“雖遲但到”。但相比于近期喜茶600億、Manner100億估值而言,文和友此次外部猜測的100億估值并不算高。

投資者人分析,此次披露的資方背景可見頭部標的公司的搶籌難度之大。

投資方都是國內的頂級投資機構,而最早投資加華資本已經不見蹤影。一般投資人更是跪都不敢去跪”。種種跡象表明,文和友的估值溢價或許會比許多人想象得更加“殘暴”。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資本與消費者熱捧的背后,這攤百億大生意是一個年僅33歲的創業者,用了11年時間締造出來的。

他就是文賓,原名文彥然,87年出生的獅子座小伙,土生土長的長沙人。

掘金“老長沙”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關于文賓,江湖上有很多傳說。

文和友聯合創始人翁東華曾直言,“文賓是個很孤獨的人”。文賓小時候的家境并不算好,他以坡子街為中心的長沙街道搬過無數次家,光親戚家里就住過十幾次。

這種幼年時安全感的缺乏,部分塑造了文賓相對內向、孤獨的性格,也讓文賓對于做一番事業有著某種執念。

文賓在大學畢業后做了一份汽車銷售員的工作。網上盛傳的一個故事版本是,文賓下海擺攤是因為經濟條件不如意而被女朋友拋棄,進而受了刺激。于是,決心掙大錢的文賓,發現了小攤的流水驚人,決定以此來開始自己的創業歷程。

我們在文賓在接受大湘網采訪片段中看到了故事的部分原型。文賓面對記者,講述了在擺地攤時偶遇前女友的尷尬場景:

“當時就想把串串穿到心里,去炸掉”。

這段部分由文賓親口講述的、略帶花邊性質的故事,后來成為了網絡上“少年文賓”的基礎人設:年少失意、一無所有,從0逆襲人生的完美故事。最終引出一個喜聞樂見的道理,“莫欺少年窮”。

其實,據文賓好友講述,在創業前做汽車銷售員時,收入在當地還是很滋潤的。之所以擺攤創業,文賓更多是看到了擺攤潛在的巨大經濟利益。他在創業之初就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決心把小攤的單日做到3000元。這接近當時長沙普通市民一個月的工資。

所以,從創業伊始,文賓就對自己有一種近乎變態的嚴苛要求。

文賓曾屢次對外講起創業初期的生活——拿著五千塊錢啟動資金,一天只睡4個小時。每天文賓的小攤,會從下午四點一直擺到凌晨四點,整整營業12個小時。從采購、備菜,到下廚、招待,文賓都是一個人包辦。

他在大湘網采訪時,曾對記者講述那段經歷,遣詞造句中都帶有一股“狠勁兒”:

“路邊攤都擺不好,還TM談什么創業”。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這些戲劇性的橋段已經難以考證。但能夠確認的一點是,文賓的餐飲道路出奇順利。

22歲擺攤、23歲開油炸小店、24歲開老長沙龍蝦館。而從龍蝦館開始,文賓走上了人生快車道,并在30歲創立了第一家超級文和友。

如果回看文賓的致富道路,會發現文賓是一個很善于在生意中講故事的人。

在創業初期的五千元啟動金里,文賓花了將近一千元來給自己做了個招牌,親手打造了屬于自己的第一個IP——犀利排骨。由于在當時從來沒有人做過“烤排骨”這一品類,這個獨辟蹊徑的產品與品牌策略,很快讓文賓收獲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從油炸小店開始,文賓團隊的審美傾向開始逐步凸顯。

在那個幾平米大小的小店門口,文賓團隊拍了一張有模有樣的黑白照片。那時候還沒有“文和友”這樣的品牌名,門店的牌子上寫著——“老長沙油炸社”。黑字白底的風格,頗有一種“人民公社大食堂”的復古牌匾風格。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文和友餐飲基調從這個小攤奠定下來。

“老長沙”,成為了文斌的致富經。追憶往昔的品牌故事、搭配復古風格的什么基調,成為文和友一路向前的利器。在2012年,文賓看到了小龍蝦生意的商機,開了一家“老長沙龍蝦館”,并把文和友這個名字,放上了餐廳的牌匾里。

門店風格依然采用了復古色的墨綠色+白底,店內空間也使用了大量復古道具。在當時以“現代風格”為主的餐飲業中,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盡管小龍蝦這個食物,知道1990年以后才逐步在江浙地區發展起來。“老長沙”與“小龍蝦”,看似兩個完全不搭界的名詞,搭配起來卻成為了長沙食客的熱門打卡點。

文和友老長沙龍蝦館門口,每天都排起了小龍蝦愛好者的長隊。

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文賓和他的團隊開始非正式地收集起了一些長沙當地的老物件。而門店里的“90年代”元素的物件也開始逐步豐富起來。一些長沙街頭二十幾年的商戶,更如進入文和友龍蝦館開起了“店中店”。文賓的事業開始逐步受到電視臺和明星的關注。

2013年,25歲的文賓帶領團隊登上了湖南衛視的《天天向上》。慢慢的,文賓旗下那些代表長沙美食文化的小店,開始成為美食節目???。除了《天天向上》,文賓的身影還出現在了《十二道鋒味》、《快樂大本營》等具有國民影響力的節目中。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有好事者曾經質疑文賓是否與廣電有關系。在被記者問到,為什么湖南衛視如此青睞文和友時,文賓回答道:

“我如果有廣電的關系,還出來炸油炸社干嘛?”“最根本的核心點是我們的創造性很強,我們做每件事情都是做原創模板。我們把長沙文化根深蒂固地跟美食結合在一起,對整個行業造成了沖擊,市場也喜歡我們。”

在長沙的諸多燒烤和小龍蝦店中,文賓或許是把長沙這個故事,運營得最好的那一個。

而隨后的“超級文和友”則算是文賓團隊,在過去近10年餐飲創業中“集大成”的一個作品。它將文和友集團所有成功的經驗都融合在了一起,成為文和友“老長沙”故事的一次升級。

坡子街王家衛
文賓大概是一個挺孤獨的人,至少是一個有著自己小世界的人。

據文賓自己說,他不喜歡大房子。即便餐飲帶給他了巨大的財富,他也依然喜歡蝸居在長沙街邊僅40平米的房子里。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文賓業余時間是一個電影愛好者、喜歡看“好老的文藝片”和動畫片,自喻是王家衛的追隨者,不過最喜歡的電影卻是庫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最喜歡的事情之一,是到全球各個地方“打流”。

“打流”是一個湖南方言,指漫無目的地流浪。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文賓經常將自己戲稱為“坡子街王家衛”。

他在坡子街生,也在坡子街長大,在坡子街擺攤賣犀利排骨。他說自己希望把在坡子街成長經歷的社區,做成一個“更加有態度”的飯店?;蛟S,無論是龍蝦館,還是超級文和友,都是文賓眼中帶有濾鏡色彩的“坡子街”。

王家衛與坡子街,大概是文賓的兩大靈感來源。前者講述的是盛大的孤獨,后者則是一切情緒的實際載體。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文賓有段時間曾熱衷于在微博上,發各式各樣自己COSPLAY成為王家衛電影里的照片,并配上一些電影中的經典臺詞。

“好多人以為做我們這行沒什么朋友,其實殺手都會有小學同學。”——《墮落天使》,1995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單聽聲音就知道這裏是一個廚房,如果你聽得仔細一點就可以分得出來,哪些人在吵架,哪些人在炒菜。”——《春光乍泄》,1997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懷舊的底色是一種孤獨。如果說超級文和友的風格具有一種別具一格的態度,王家衛或許是一個好的答案。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超級文和友”相比于傳統餐飲,給消費者最直觀的感受,便是空間上的巨大升級。文和友團隊按照電影布景級的模式,營造了一個沉浸式的巨大城市空間。

許多人將超級文和友理解為一種文化復古,其實遠遠不是。

老物件更多是文和友呈現出“老長沙”故事的材料,但呈現的方式卻是一次再創作——某種相對粗糙的,利用王家衛色彩風格,堆疊大量舊物件,組合起來的空間設計。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周榕教授評價超級文和友時,將其稱作為“是一個高度壓縮的、物象的堆疊,是一個從來沒有存在過的老舊形式”,給客人帶來一種“高密度、高度壓縮的物象沖擊。”

文賓在接受采訪時也坦言,“創新是不能不主觀的”。

文和友的空間整體由封閉空間和冷色調燈光,搭配灰色混凝土墻帶來了極其獨特的氛圍。走在超級文和友中,隨處可見并排著三四個廣告牌,以及各種各樣90年代的老舊設備。而這些高密度的呈現,在大部分街區中都是不現實的。

文和友方面的數據顯示,為了這么一個20000平米空間,團隊收集了超過10萬個老物件。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不過,也正因為文和友身上擁有一些灰暗、孤獨的底色,在空間設計上會給人的一種壓迫感。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這樣的空間設計。有不少消費者與網友向品玩表達了,對類似風格的不欣賞。

在深圳文和友開業時,“逼仄”、“壓抑”、“不真實”成為了被當地人瘋狂吐槽的對象。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不過近似魔幻的設計風格,依然為文和友帶來了巨大的品牌聲譽。

對于新生代的消費者而言,他們沒有真實的20世紀生活審美體驗。略帶憂郁色彩、魔幻的氛圍,熟悉又陌生的老舊物件,都給年輕消費者以極大的吸引力。

而這種“高度壓縮的物象堆疊”在超級文和友身上也展現出了很強的實用主義——空間內的任何一個角度,都是一個拍照打卡的圣地。而在空間內誕生的海量自拍,又會在線上社交空間領域四處流動,形成很強的內容分發能力。

尤其是在超級文和友面世的2018年,恰逢視頻載體的抖音、快手媒介的大爆發,幫助超級文和友獲得了極大的流量紅利??梢哉f,文和友門口天量的長隊,“抖快”在其中功不可沒。

在文和友的消費人群,也呈現典型的網紅經濟特征——35歲以下的占70%,女性占70%。

另有媒體統計,2020年,長沙超級文和友在“兩微一抖”的曝光量,累計高達60億次。而在小紅書中,超級文和友的筆記也超過5萬篇。其中,還有不少視頻UP主自發在超級文和友里,拍攝一些帶有“王家衛風格”的“整活視頻”。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龐大的商業空間與流量吸附能力,讓超級文和友從一個餐飲企業,轉型成為了餐飲+商業地產的綜合企業。此次碧桂園加注文和友,也從側面說明了文和友的商業地產潛力。

“耐克想在我們這里開個潮鞋店,專賣市面上沒有的限量潮鞋”, 文和友CEO馮斌說,“但不管你是用Nike,還是用AJ,設計全得我來做。”

據傳萬科董事長郁亮在超級文和友初期,曾專程前去長沙考察。郁亮對同行人說:

“看商業地產,首先不會看長沙,即便到了長沙,也不會先看海信廣場;因為文和友開在這,效果還這么好,所以我們決定來看看。”

文和友也在不斷探索非餐飲業務在整體生意占比中不斷提高。據馮斌對媒體表示,未來理想狀況下文和友的餐飲與非餐飲占比將達到1:1。

即便是再激烈的批評者也必須承認,文和友的文化特征或許并不深刻,但確實打動了不少在城市里飄蕩的年輕人。它不高級,但至少有趣。正如周榕教授所說,超級文和友盡管存在一些問題,但依然非常值得贊頌:

“敘事結構比較淺,但還是有趣的,因為城市實在太無聊了”。

超級文和友背后的男人:坡子街王家衛的100個億
而一個普普通通青年,之所能創造出的超級文化在今天能值100億,與城市空間的文化沙漠,或許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我們太需要不一樣的文化生活了,太需要一種超現實想象力的空間。而這個看起來另類的小城青年,帶給我們了屬于他自己想象力的世界,他腦海里的“坡子街”。

在文賓2016年的第一條微博里,寫著這么一段話。那時他還沒有折騰出“超級文和友”這樣的地標空間,僅是一個28歲長沙街頭后生可畏的餐飲新生力量。

“大家好,我是文賓,

我知道沒有人會搭理我,

沒人認識我,

因為我沒有粉絲。”

配圖是一張嚴肅憂郁的黑白照片,煙從嘴里四散開,彌漫在上半張臉。

有人說王家衛一輩子只拍過一部電影,那便是《阿飛正傳》。以后他拍的所有電影,都可以在那里找到原型?;蛟S文賓手下的文和友帝國,也一直留在了80年代時長沙的某個角落里吧。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

條留言  
給我留言